数据指南博客

时代大潮中的中科院投资方阵 ——引领时代潮流,助力科技创新

“创业投资”这个词首次出现在中央文件中还是在计划经济时代。1985年3月,中共中央下发《关于科学技术体制改革的决定》,提出“经济建设必须依靠科学技术、科学技术工作必须面向经济建设”的战略方针,并且明确“对于变化迅速、风险较大的高技术开发工作,可以设立创业投资给予支持”。

1986年中国境内第一家风险投资公司——中国新技术创业投资公司在北京成立,由当时的国家科委和财政部发起,目的是配合“火炬计划”的实施。但该公司由于严重违规经营,不能支付到期债务,于1998年6月22日被中国人民银行关闭。

1987年,中国科学院和当时的国家经委联合创建了中国第二家风险投资机构——中国科技促进经济发展基金会(简称“基金会”),它就是现在中国科技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国科投资”)和中科院科技发展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中科院发展”)的前身。基金会的主要任务是“促进科技与经济的紧密结合,推动科研单位和生产单位的横向联系,主要以贷款和投资方式,对促进经济发展的有关科技成果推广提供财力支持,加速科技成果的商品化”。

这一时期正是中国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轨的关键时期,风险投资开始萌芽,但主要由各级政府主导,特别是各地科委和高新区。在投资方式上通过将计划经济时代的无偿拨款改为通过贷款支持科技成果转化,提高了资金的使用效率和市场化程度。以基金会为例,在这个时期,以贷款方式为主,加上少数几笔股权投资,累计扶持了280多个中国科学院科技成果产业化项目,其中诞生了联想控股有限公司、北京中科三环高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地奥制药集团有限公司等多家优秀代表性科技企业。

1998—2008年,风险投资兴起时期的探路者

1998年全国政协“一号提案”《关于加快发展我国风险投资事业的几点意见》的公布,标志着风险投资在中国的真正兴起。该议案提出,“鼓励、支持建立风险投资公司。结合我国实际,宜采用‘官民’合办的模式。”

与此同时,深交所紧锣密鼓地开始筹建创业板,激发了社会各界设立风险投资公司的热情。

1999年,中国风险投资元年开启,本土机构如雨后春笋般纷纷设立。据统计,1999-2001年,深圳设立的风险投资机构有190多家,其中深创投、达晨、同创伟业、松禾资本等一批优秀的本土投资机构也诞生于这波热潮。但是因互联网泡沫破裂,创业板设立被迫中断,这一波新成立的本土创业投资机构刚刚冒头便遭当头一棒,能够存续至今的寥寥无几。

2004年,中小板开启,中国风险投资进入复苏阶段。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解决了国有股和法人股的全流通问题,通过IPO实现投资退出成为可能,本土风险投资开始崛起。

与此同时,随着2004年五部委联合发布《外商投资创业投资企业管理规定》,以及盛大等一波互联网公司先后在美国上市,外资VC掀起了一拨进入中国的热潮。2005年,红杉、KPCB等外资巨头相继成立中国基金,同时还有以邓锋为代表的一拨在硅谷成功创业的企业家回到中国进入创投界,张磊也在这一年创办了高瓴资本。

这一时期的中科院也进入了股权投资探索期。国科投资自1997年开始用自有资金投资早期项目,并于2006年转型为私募股权投资管理人,2008年设立了第一支市场化私募股权投资基金。1999年,基金会和上海联合投资公司共同发起设立了上海联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这是国内最早设立的风险投资基金之一。2002年,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国科控股”)经国务院批准设立,代表中国科学院统一负责对院直接投资的全资、控股、参股企业经营性国有资产行使出资人权利,对院属事业单位占用的经营性国有资产的营运行使监管权。2008年国科控股开始投资市场化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是国内最早探索母基金业务的机构之一。

中科院旗下的联想集团于2001年成立了联想投资,也就是后来的君联资本,如今已成为企业风险投资(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 即CVC)领域的领头羊。许多研究所也开始设立自己的投资机构,比如自动化所的中自投资(2004年),计算所的中科算源(2007年)等。

同时一大批高科技企业在中科院各研究所和大学诞生,并且在发展的不同阶段得到了风险投资的支持。比如,1999年中国首家在校大学生创办的企业科大讯飞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诞生,现已成为中国智能语音及人工智能产业引领者。2000年沈阳自动化研究所成立了以“中国机器人之父”蒋新松之名命名的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300024),后来该公司发展成为我国机器人领域的翘楚。2001年,中国科学院成都计算机应用研究所整体转制为公司,就是现在的中科院成都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300678)。2002年沈阳自动化所设立沈阳芯源微电子设备股份有限公司(688037),该公司现已成为我国IC装备领域细分行业的“隐形冠军”和大国重器。2006年上海微系统所设立上海瀚讯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300762),该公司的宽带无线通信技术解决了国家重大需求。

2009—2017年,全民PE时代的慎独者

2009年10月30日,创业板的钟声开启了全民PE时代。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为深创投和昆吾九鼎,前者通过和各地政府引导基金合作,广建孵化器、创业园。后者以激进的投资手法成为“PE公敌”。

2012年,中国证监会开启了长达14个月的IPO暂停,但美股市场一片繁荣,聚美优品、阿里巴巴、京东等企业相继赴美上市。2013年底新三板扩容到全国。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氛围下,中国创投界风生水起。新一波基金纷纷成立,比如从IDG分化出来的高榕,从达晨创投出来的启赋资本,从君联资本出来的愉悦资本等。

十八大以后,基金国家队亦大步进场。2014年9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设立。2016年8月,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同年9月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股份有限公司成立。

在全民PE热潮中,中科院旗下的投资机构保持了一贯的冷静,他们没去追逐Pre-IPO项目,而是更加关注早期项目,更加坚定地走专业化道路。

2009年联想控股成立联想之星,开展天使投资。2010年国科投资设立国科瑞祺物联网基金,投资物联网领域初创期和成长期早期企业。2011年国科控股发起新设国科嘉和(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国科嘉和”),重点投资TMT和生命科学领域的初创公司。2011年微电子所发起设立中科微投资,上海微系统所发起设立上创新微;2013年西安光机所发起设立中科创星;2017年国科控股设立中科院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科院创投”)并发起设立了中科院科技成果转化母基金,同年中科集团发起设立中科光荣并将环保领域初创公司作为投资重点。这些机构均将科技成果转化和科技企业孵化作为主要业务方向,体现了对自主创新和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坚定信心。

得益于在中科院能够更早地了解世界科技前沿,更早地洞悉产业发展趋势,中科院旗下投资机构得以前瞻性布局相关产业。以国科投资为例,在2008年开始投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2009年开始投资智能手机产业链,2013年开始投资集成电路产业链,几年之后,当这些产业成为风口时,中科院旗下的投资机构已然屹立潮头。

2018年至今,资本寒冬中的逆行者

2018年4月27日,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简称“资管新规”),市场资金骤然收紧。加上与2014年8月21日中国证监会发布的《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2016年10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等政策叠加,导致新设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数量和募资额出现断崖式下滑。根据清科的数据,2018年新设立且完成登记的基金数量仅为520家,比2017年减少71%;募资金额1.3万亿,同比下降26%,系2013年以来首次出现下滑。2019年、2020年,新设基金数量和募资金额继续出现大幅下滑。

在资本寒冬中,基金国家队为一级市场带来些许暖意。2018年12月,国家军民融合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成立。2019年10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二期股份有限公司设立。同年11月,国家制造业转型升级基金股份有限公司成立。2020年6月,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有限公司成立。

2019年7月,科创板的设立,激活了市场对科技企业投资的热潮,但大量中小企业仍面临更加严峻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国科控股对此感同身受,因此更加重视打造创新链、产业链、资本链深度融合的生态体系,并且将科技金融作为重要抓手。2018年,中科院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科院资本”)成立,承接国科控股的母基金管理业务,强化市场化、专业化运营。2019年发起设立了中科院联动创新母基金,首期目标募集规模为200亿元,通过构建母子基金体系,重点投资于国家及中科院重大科技专项和重大科技成果等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

截至2019年底,国科控股累计投资了20个GP管理的近40只基金,已投基金辐射资金总规模超过1500亿元,投资企业超过1200家,项目分布在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和新能源汽车等行业,有力地支撑了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

国科控股还投资了海光信息、国盾量子、国科离子等一批引领未来产业发展和解决“卡脖子”问题的重点企业,为维护国家安全和促进产业升级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众多机构感到募资难、投资难的当下,中科院旗下投资机构的工作依旧稳步推进。2018年,君联资本募集了规模70亿元的君联五期基金,国科嘉和募集了规模30亿元的PE二期基金;2019年,联想之星募集了规模8亿元的联想之星四期基金,中科创星完成了规模8.7亿元的硬科技基金和规模10亿元的先导光电集成基金的募集;2020年,国科投资募集了规模45亿元的国科瑞华三期基金。因立足于长周期的科技投资,长线投资者成为中科院旗下投资机构最坚定的支持者。

据不完全统计,到2019年底,中科院旗下基金管理人超过30家,管理基金规模超过2000亿元。

中科院投资方阵的“三变”“三不变”

中科院一直非常重视解决科技和经济“两张皮”的问题,在20世纪80年代成立中国科技促进经济发展基金会时就提出要“探索产业、科技、金融相结合的机制”。

重大科技创新成果的产业化需要长期的技术积累,需要有耐心的资本,需要政府的呵护,需要产业链的配合,缺少任何一环,都有可能夭折。中科院十分重视为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和产业化创造良好的生态,2014年中科院启动科技服务网络计划(简称STS计划),2015年国科控股发布《“联动创新”纲要》,2016年中科院推出“科技成果转移转化重点专项”,即“弘光专项”。这些举措都强调发挥资本的纽带和催化作用,中科院投资体系也不辱使命,积极作为。

在国科控股董事长索继栓看来,中科院投资体系存在着“三变”、“三不变”:

“三变”,一是投资工具越来越丰富,从自有资金投资到基金管理,从VC到PE,从直投基金到母基金,从综合基金到专业基金,中科院投资体系拥有全品类的创业投资基金,可以涵盖企业从IP到IPO成长的全流程;二是规模越来越大,从初期的几千万到现在的几千亿,中科院投资体系的实力越来越强大,是国内最具活力的投资群体之一;三是参与主体越来越多,有的是企业发起设立,有的是研究所发起设立,投资机构的数量从最初的一家发展到现在的数十家,可以触达科技产业各个领域。

“三不变”,一是始终奋进在时代前列,中科院是国内最早探索风险投资的机构之一,也是最早开展基金管理业务、最早开展母基金业务的机构之一,拥有国科控股、君联资本、弘毅资本、联想之星、国科投资、国科嘉和、中科创星等一批知名投资机构,并且始终坚持市场化管理和运作;二是始终保持稳健经营,中科院体系的投资机构深受中科院“科学民主”的传统和“唯实求真”的院风影响,坚持科学决策、规范经营,得到了投资人和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三是始终不忘“助力科技创新”的初心和使命,长期致力于推动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和规模产业化,引领了国内投资硬核科技的风潮,良好的投资回报也有力地支持了中科院的科研和教育事业。

中科院投资机构已经成长为国内科技产业投资领域特色鲜明、业绩优良、影响巨大的中科院投资方阵。随着中科院“率先实现科学技术跨越发展,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科研机构”,中科院投资机构也立志率先成为国际一流的科技产业投资机构。